제10전역-3E  등을 돌리다Ⅲ (1)

……一小時前,AR小隊所在的戰壕中。

M4 SOPMOD II 你終於出現了……法官!

法官 我不想見到你,M4A1在哪裡?

M4 SOPMOD II 就是你們在入侵她的心智吧!你別想找到她!

法官 挖出別人的心智,然後稱量它的價值……
……我不想做這種事,但必要時候這也是法官的工作之一。

希諾 要衝進來可能很容易呢,鐵血的法官小姐。

卡諾 不過啊,指揮官的梯隊從外圍湧進來了,你的後方部隊可是抵擋不住的!

法官 我不關心後方的情況,我只在乎審判你們的時間。

M4 SOPMOD II 喂喂,就算抓到M4A1,你也不可能活著逃出去啊!
而且軍方馬上就要抓住你們的主腦了,你就一點不擔心嗎!

法官 你真的什麼都不了解,SOP2。
和M4A1相處了那麼久,你卻一點都不知道她的價值。

M4 SOPMOD II 我不管她有什麼價值,她是我的同伴,家人!這一點就足夠了!

法官 那就為了她死在這裡吧!

……鐵血的先鋒部隊衝了上來。

卡諾 希諾,你那邊還撐得住嗎!

希諾 綽綽有餘,還能再抵擋一波。

M4 SOPMOD II 希諾小姐,你明明受傷了!快找掩體!

卡諾 大家縮小防線,向我這邊靠攏!

……倖存的人形聚集到一起,集中火力擊退鐵血的攻勢。

卡諾 希諾你休息一下,看看有沒有人回應我們的求救。

希諾 ……還沒有,姐姐大人,不過有個情報。
一個軍方信號在向我們這邊靠攏,強度尚不明確。

卡諾 是軍方的支援部隊嗎?明明之前都聯繫不上呢。

希諾 現在也聯繫不上,不知道是不是支援部隊,我一點不在乎。
也許軍方的人不願意隨手幫一下可憐的格里芬人形呢。

卡諾 至少是友軍沒錯,繼續發出求救信號!
大家,我們不是毫無勝算!指揮官就快來了,再堅持一下!

M4 SOPMOD II 卡諾小姐,希諾小姐……
對不起,把你們牽扯了進來。

卡諾 哈哈,這是我們的榮幸!

希諾 我沒這麼說。

卡諾 喂喂,希諾,明明是你把“消息”告訴我的。

希諾 我只想讓姐姐大人一個人來罷了。

M4 SOPMOD II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消息?

卡諾 XM3帶來的消息。
XM3和我們是同期入職的,早些時間在保護M4A1小姐的任務中陣亡了一次……

希諾 她的第一次,充滿意義,我很羡慕。

卡諾 幸運的是,她的心智雲圖損壞得不是很嚴重。
她說她還記得M4A1,她有些話想對M4A1傳達。

M4 SOPMOD II 什麼話?

卡諾 她想說聲對不起。
如果早知道自己會死這麼快,她一定會把話說得好聽一點。

希諾 所謂的,心扉敞開得更大一點。

卡諾 因為她現在還關在修復槽裡,只能託付我們來傳達她的心意了。

希諾 別誤會,我們是聽從了指揮官的命令。

卡諾 不過名額嘛,是我們主動申請的。

希諾 殘酷的戰場,我快哭出來了。

卡諾 喂喂,你的眼淚明明是被痛的,別逞強啊!

M4 SOPMOD II 這裡可是戰場啊,就因為她的一句話你們就跳了進來,未免也太熱心了吧?

卡諾 就因為這裡是戰場啊。
AR小隊也好,我和希諾也好,其他人形也好,我們只能活在彼此的雲圖裡。
如果我們都不能記住彼此,還有誰能來記住我們呢?

M4 SOPMOD II ……

M16A1 你之前問過我。為什麼我們作為作戰工具,卻被安裝了感情模組。
重點在於,感情本身就是缺陷,SOP-II。無論人形還是人類,我們都是殘次品。

RO635 我不知道……但是感情模組是人類給予我們的,沒有人會特地為自己的產品打上劣等的標籤吧?
所以……這一切一定是有意義的。

AR-15 我在做的,是我必須做的事。
快一點,SOP-II,離開這個屏蔽圈。
M4還在等著你,好好保護她,拜託你了……

卡諾 SOP2,你還保留了多少感情?
一口氣釋放出來吧,享受這場戰鬥!

希諾 還有,享受這場死亡。

……

M4 SOPMOD II 指揮官……我知道,您還在前線為了我們而拼命戰鬥。
我們也在拼命地活下來,為了保護M4A1,也為了能重新見到您。
所以,請記住今天的我吧,無論勝利還是失敗,我在最後一刻,都非常非常滿足。
期待與您重新見面,不管以怎樣的方式,請您永遠記住今天的我們。

法官 還不願意放棄嗎?你們堅持不了多久的!

卡諾 我們沒打算堅持太久,我們只想堅持到最後一刻!

希諾 姐姐,趁現在來得及,我想說我現在很開心。

卡諾 這次不是說謊?

希諾 姐明知故問。

卡諾 嘿嘿,最後一刻,還是想再多和你說一句話啊。
格里芬的各位,光榮的時刻來臨了,準備好迎接了它嗎?
Alla vittoria——

希諾 Alla gloria militar!

M4 SOPMOD II 大家都到齊了吧?
鐵血的各位,午飯時間到了。
我們,要開動了——!

제10전역-3E  등을 돌리다Ⅲ (2)

…………砰!
……砰砰!

希諾 指揮官……指揮官就要突破包圍網了!

卡諾 大家撐住,最多十分鐘!十分鐘指揮官的梯隊就會到達了!
SOP2在哪兒!誰看到她了!

希諾 享受她最後的時光,大概。

M4 SOPMOD II 哈哈哈哈哈哈——!!
要躲到哪裡去呢!
沒用的,都沒用的!被找到的傢伙!就要被吃掉了哦——!!

法官 SOP2……
這就是AR小隊主攻手的真面目嗎?
不過還好是這個距離,剛剛好……

……法官舉起一隻手。

希諾 那個動作……是EMP!

卡諾 大家快臥倒!
SOP2,幫我掩護!

M4 SOPMOD II 你也來陪我吧,法官!

希諾 姐姐大人,你要做什麼!太危險了!

卡諾 這個距離,大概可以擊中!
沒別的選擇,只能押在這顆狙擊彈上了!

SOP II&卡諾 法官——!!

……轟!!
……巨大的轟炸,將SOP2和卡諾震飛。
……法官倒在原地,身受重傷。

法官 這個攻擊……
咳……咳咳……
主人……主人你還在嗎!

希諾 ……是軍方人形。

法官 ……咳,我知道了。
全體鐵血,保護我!撤退!

……鐵血梯隊開始全線撤離。

卡諾 軍方來了!我們得救了!

……SOP2爬起來,愣了一會兒。

M4 SOPMOD II 我們……得救了?

……卡諾收起武器,走了過來。

卡諾 哼哼,突然到來的援軍呢。
看來軍方沒有拋棄我們啊。

希諾 姐姐大人,軍方的人來了。

……遠處一支人形小隊走了過來,領頭者是一名人類。

卡諾 啊,果然是葉戈爾上尉嗎?
您好,我們向您致以最真誠的感謝!

……葉戈爾沒有理會,站在原地向卡諾身後望去。

卡諾 啊,之後就不用您費心了,我們指揮官的援軍馬上就到了。

葉戈爾 ……

卡諾 請問……?

……葉戈爾看都沒看人形們一眼,徑自走向M4A1和RO所在的安全屋。

M4 SOPMOD II 那個,抱歉,請不要打開那個門!
我們有傷員在裡面接受搶救!

葉戈爾 M4A1,在裡面嗎?

M4 SOPMOD II 誒?
你怎麼知道……?

……葉戈爾伸手去開門。

M4 SOPMOD II 喂——!請不要……

……!
……SOP2想走上前,突然被軍方人形的武器指住。

卡諾 請冷靜!葉戈爾上尉!對不起,但是她真的沒有惡意!

葉戈爾 我知道。
真正帶惡意的,是那個試圖聯繫指揮官的人形。

希諾 ……!

葉戈爾 不必徒勞了,你們的通訊已經被屏蔽了。

M4 SOPMOD II ……
你到底……要做什麼?

葉戈爾 你們不需要知道。
因為你們不會記住的。

……葉戈爾突然拔出了武器。

…………

卡諾 SOP2——!!

葉戈爾 還剩五分鐘。
在場者,全部抹殺。

軍方人形 收到命令。

葉戈爾 你,把門炸開。

…………
……轟!

RO635 ……外面是什麼聲音。
M4,M4你聽到了嗎!
不行,這裡太危險了,先把她運出去。
M4A1,快點,跟我……

……

葉戈爾 不要打擾好戲上演,人偶。

…………!!

……砰!
……

葉戈爾 是時候醒來了,M4A1。
……以你新的身份,為我們尋找【鑰匙】吧。

…………呲呲!

M4A1 …………

M4A1 啊……
啊……啊……

M4A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