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08-1N  독수리와 갈까마귀Ⅰ (1)

………
……

??? 該來的總是會到來……IWS2000。
你不是說你總是做好了準備嗎?

……呲……呲……

IWS2000 ……你現在的身份是什麼?
AUG,快點回答我……!

AUG “下雨了,在平原之上”……
今晚也下雨了……
雨水打在臉上的時候,就像是在流淚一樣。

IWS2000 沒事的……AUG,很快就沒事了……

……呲……

AUG 重新識別身份訊號……
……你是……我的敵人嗎?

IWS2000 這一切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AUG,我在你面前答應過我不會……

AUG ……我不相信。

IWS2000 求求你……

AUG 看來我們已別無選擇,這是你犯下的第一個錯。

IWS2000 不會是……我們的最後一個——

……
……

系統語音 備份雲圖下載完成,修復程序結束,祝您身體健康。

IWS2000 …………
……那是……夢……?

AUG 醒來了?
看來起床對某些人來說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IWS2000 AUG……你一直都在這裡等我?其他人呢?

AUG 格洛克和SSG沒有在修復槽裡賴床的習慣,她們倆都在外面。

IWS2000 修復槽……大家都被擊毀了嗎?任務失敗了嗎?

AUG 我不喜歡用“逃跑”這個詞,但那的確是你給我最後的命令。

IWS2000 那我們……成功攔下那批鐵血貨物了嗎?

AUG 我們收獲了相當多的情報。

IWS2000 也就是失敗了……

AUG 有什麼好沮喪的?你的小隊沒有整個覆滅,你最害怕的事情沒有發生。

IWS2000 可是……沒有辦法高興起來……

AUG 過意不去的話你可以繼續躺著。
人類也總是對著彼此說“睡吧,夢裡什麼都有”。

IWS2000 夢……
AUG……我剛剛……真的做了一個夢。

AUG 請容我提出更正,人形是不會做夢的。
正確的用詞應該是心智雲圖重組時的運算測試。

IWS2000 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夢,別那麼急著糾正我!

AUG 嗯哼?那你夢到了什麼?
是盛開的花田,還是第四次世界大戰?

IWS2000 並不是那麼宏大的東西……
我夢到的應該是……在最近任務裡的其他可能性……

AUG 雲圖在自主研究有什麼是比鐵血想屠殺幾百萬人,自己卻無能為力更慘的嗎?

IWS2000 你以前遇過這樣的情況?

AUG 我沒有這種需求。
那些用“如果”開頭的句子除了聽上去特別刺耳,也對事情沒有幫助。

IWS2000 (嘆氣)上次出發前,我承諾過指揮官這次一定不會空手回來……
我沒辦法像你一樣能這麼輕易就放下這些……

AUG 若是在夢裡找尋勝利能使你感到滿足,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IWS2000 那種不必付出努力就什麼都有的地方又好讓人羡慕啊……
但太不切實際了。

AUG 睡醒了就好。
如果已經回到了最貼近現實的地方,就該來接收殘酷的訊息了,隊長。

IWS2000 嗚……不想聽……
之前的任務都沒有慘敗到這種地步,真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說我們……
特別是那個……什麼靠北格里芬的網站……

AUG 你在期待什麼?

IWS2000 大家都在外面搜集了那麼多關於這場危機的情報,就只有我們沒找到東西在哪……

AUG 你是期望真的找到傳說中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還是永遠別找到?

IWS2000 當然是……盡可能阻止鐵血用這種東西造成危害。
不管是對我們要保護的人們……還是我們自己。

AUG 很像是一個小隊剛剛覆滅的隊長會講出來的言論。
先改進你的問題再說大話吧。
還有,義務性地通知你,下次的任務已經發布了。

IWS2000 咦……?等一下,我才剛剛從修復槽裡醒過來……

AUG 順帶一提,在我們說話的時候,指揮官和隊長的緊急任務會議也開完了。

IWS2000 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早點說!

AUG 難道你醒來時還有任何趕上的機會?
對了,和夢境有關的話題很有趣。

IWS2000 就算趕不上也不能直接不去啊!副隊長不是可以代理出席嗎?

AUG 我提早離席了。
作為任務失敗的小隊,我這趟行程唯一的意義只剩下轉達指揮官對你的稱讚。

IWS2000 稱讚……?為什麼?
……你不會又是在挖苦我吧?

AUG 剛才不是說了嗎,我們收獲了相當多的情報。

IWS2000 …………
……我們……不對,AUG……
你從上次任務裡帶回了什麼?

AUG 帶回了我的隊長更大的遺憾。

格洛克17 黃餅?!
其他小隊之前帶回來的情報是真的?

IWS2000 是的……AUG帶回來的貨艙裡密封容器的影像……
結合車隊留下的放射線殘留,這是能夠做出最合理的結論。
上次的任務……也終於能算是對大家有點貢獻了。

SSG69 誒?難道我們當時在追著……一批核彈?

IWS2000 不是完整的核武器,疑似是原材料,然而實質內容物是什麼我們還沒有確定證據。
但指揮官認為根據最近我們和鐵血的僵持的情況,它們想製造危險武器的可能性並非沒有……

SSG69 理所當然……病毒跟毒氣又對我們沒有用……

格洛克17 別露出那麼害怕的表情嘛,SSG。
說不定只是窮到揭不開鍋,要靠倒賣礦石才能維持生活這樣子。

IWS2000 ……不相干的話題就到這裡為止吧。
指揮官說為了不引起像你們這樣的恐慌,所以這個消息現在要嚴格保密。

SSG69 怎麼這麼無趣……那我不就不能跟別人抱怨了嘛……
而且我剛剛才在“靠北格里芬”上看到有人在講……

AUG 良好的時機被MDR掌握住了。
現在上面只剩下在滿頁闡述無托步槍優點的言論。

格洛克17 明明AUG小姐自己也是無托步槍……

AUG 我對特地花時間讓別人認同自己的價值沒興趣,其他人喜歡不喜歡都與我無關。

IWS2000 ……

AUG IWS,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IWS2000 不……沒事。
大家整理裝備之後回來集合,各個小隊都已經被指派攻擊所有可疑的鐵血據點。
維爾德小隊會跟我們一起行動,隨時都可能會出發。
這次我們一定會將任務達成的……

IWS2000 沒錯,我們一定要達成……

…………
……6個小時後。

格洛克17 隊長,前方鐵血的守備比情報中提到的要密集,目前還沒發現我們。

IWS2000 收到了,SSG,你那邊如何?

SSG69 視野良好,維爾德小隊在等待我們的訊號。

IWS2000 戒備比情報上還森嚴的多……我應該要想到這件事……

AUG 你確定你帶來的放射線檢測器有讀數嗎?

IWS2000 那個我倒是早就想到了,還特地……
咦?我放到哪裡去了……

AUG 在我這裡,你檢查完之後把它放在桌上了。

IWS2000 啊……嗚……謝謝……抱歉……

AUG 舉手之勞。
反倒是這個鐵血據點的位置……

IWS2000 ……怎麼了嗎?

AUG 沒什麼。從風的感覺來看,待會就要下雨了。
準備好了就開始吧,隊長,把上次沒能了結的事情做個了結。

EP. 08-1N  독수리와 갈까마귀Ⅰ (2)

……作戰結束,格里芬攻入鐵血基地。

IWS2000 通道安全,維爾德小隊,我們將在原地掩護你們通過。

維爾德 勝利的信念會與我們一同前進,監視黑暗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

IWS2000 呼……希望一切順利。

格洛克17 隊長,這是你今天晚上第一次露出放鬆的表情呢。

IWS2000 咦?那我剛剛的表情呢?

AUG 是單純對於某些事情的憎惡。

IWS2000 我沒注意到……
唔……希望維爾德小姐她們也沒注意到這些事……

AUG 指揮官特地讓維爾德小隊一起參與行動讓你感到很不高興?

IWS2000 我唯一需要不高興的……就只有我自己的經驗不足。

AUG 很高興你有自覺。
鑒於你最近的執行任務情況,這的確是需要顧慮的事項之一。

IWS2000 維爾德小隊這次也在……或許我已經不需要那麼擔心了。
我真的很害怕上一次是我犯了什麼錯,才讓大家被擊毀在最後一刻。

AUG ……
你是該害怕這件事,你太想把事情做好,它就會成為你的負擔。

格洛克17 在直升機上的時候看大家都很輕鬆,只有隊長一個人處在高度緊張裡。

SSG69 嘿嘿,這不就表示我們只要多努力一下,就能成為全場焦點了嗎。

IWS2000 這不是全場焦點在哪裡的問題,而是我們這次絕不能失敗……

格洛克17 但這不是很奇怪嗎?為什麼黃餅這麼嚴重的事情會交給一個安全承包商來處理?
軍方的人呢?

IWS2000 “在沒有證據前告知軍方如此嚴重的情報沒有任何好處。”上面是這麼說的。
畢竟鐵血疑似持有黃餅也是我們自己推斷的結論。

格洛克17 我們在車廂裡拍到的東西也不足以作為證據?

IWS2000 他們說那可能是任何東西……
但無論如何,我們沒辦法坐等危機發生。

格洛克17 唉,上面的人是不會懂我們的辛苦……

AUG 畢竟這個世界已經足夠糟糕了。

SSG69 哼哼……算了,這種事情正好也是人形大展鋒芒的好時機!
不管是在放射線、毒氣還是坍塌液,依舊能夠忠誠工作的我們不正式為這樣的舞台所製造的嗎。

格洛克17 你這是有多想殺死底下的觀眾……

AUG SSG,借一步說話。

SSG69 咦?等等,我只是開玩笑……不會真的在身上灑毒然後上台的……

IWS2000 你們要去哪裡?

AUG 你給了我的額外權限,我會善加利用的。

AUG SSG,這個基地距離你們上次被擊毀的殘骸不遠。

SSG69 咦?原來我們追著車隊最後跑到這裡來了嗎……
不對,這距離這哪叫“不遠”啊!

AUG 那些並不重要,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滴。

維爾德 IWS小姐……我們找到了。
道路上確讀的到微弱的放射殘留,車隊應該就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