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08-3N  독수리와 갈까마귀Ⅲ (1)

……

SSG69 殘骸……就在這裡……

IWS2000 ……它們……是被殘骸身上帶的口糧吸引來的嗎?
但怎麼會這麼多?

……大量的嚙齒動物在殘骸的四周打轉,隨著手電筒的光照四散而逃。

格洛克17 隊長,有任何過去的作戰記錄提到這種場面嗎?

IWS2000 大家的戰鬥記錄我全在基地研究過了,但是沒有一個人見過這些……

AUG 別自己將恐懼攬上身,鐵血的能耐不會比正規軍工生產商更高。
格洛克,你能發現什麼嗎?

格洛克17 雖然缺乏專業的儀器……但這些小動物是被吸引來的。

IWS2000 這一定是搞錯了,我們的口糧難道能吃這麼久嗎?

AUG ……這不一定是我們的原因,我也不覺得口糧能夠引來這麼多老鼠。

IWS2000 但在這個地方對著人形殘骸圍著一大群小動物並不合理。

AUG 所以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格洛克,殘骸上是否有無法識別的物質?

IWS2000 難道是鐵血……但是為什麼……?

格洛克17 我已經在檢查了,看上去並沒什麼異……
……
不,等我一下……

……格洛克17蹲在了IWS2000的殘骸前。

IWS2000 ……我的?

AUG 果然是這樣嗎。

格洛克17 雖然經過了一些時間變得不起眼,但的確有東西沾在上面……
我將和它成分相同的物質標記在大家的識別系統裡了。

SSG69 我看到了,隊長的殘骸……還有動物上也都能找到一些……
以及……
…………
等等……咦……等等……等一下!

IWS2000 這是……怎麼一回事……?

AUG …………

IWS2000 為什麼現在的我們身上……全都沾滿了這個東西?

……

SSG69 嗚……華麗的我居然整身都是……而且連衣服裡面都有!
這些東西為什麼會灑在我們身上?!

AUG 沒有顏色也沒有氣味……人形也就算沾了也不會發現……
剛剛的鐵血據點,裡面的空調有蹊蹺。

IWS2000 我們的儀器只能偵測放射線……
黃餅只是個幌子!它吸引了我們全部的注意力……!
我們被鐵血利用了,我們跟維爾德小隊現在身上全都沾滿了這些!

AUG 這是個陷阱。鐵血真正的目標是——

IWS2000 維爾德小姐,你聽得見嗎?
……維爾德小姐?
等等……為什麼不能……

??? 對正在破壞流程的人,禁言不是理所當然的處置嗎?

……滴……

夢想家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我們又見面了,IWS2000。
這次你又打算想盡辦法第一個逃走了嗎?

IWS2000 夢想家……?!
你在……說什麼?我逃走了是怎麼回事?

夢想家 噢,我都忘了格里芬人形很容易忘記被我殺死的經過。
嘻嘻♪……沒關係,我很樂意為你一遍又一遍描述你當時的恐懼。

AUG IWS,維爾德在哪裡?

IWS2000 我……我聯繫不到……通訊被徹底屏蔽了!

AUG 這個情況……是【傘】病毒……

夢想家 啊……AUG,你也跟著她回來了,這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AUG ……
畢竟我們正在籌備著夢想家的葬禮,折返回來向你發送邀請……是應盡的禮數。

夢想家 口氣真大,要知道你上次能活著回去不過是出於我一時的賞識。
像你這樣的人在這個隊長手下太委屈了,你早該取代她的。

IWS2000 你在胡說什麼,夢想家!

AUG 你到底要被她分心到什麼時候,IWS?

SSG69 你這個高髮線的,把我精心準備的服裝灑滿髒東西的就是你嗎!

夢想家 何必這麼嫌棄?
按你們剛剛的表現水平,大部分人根本不會發現這些髒東西。
儘管放心回基地去,和你的其他同志們去來場親密接觸吧。

SSG69 這種計劃真是醜陋,不打算在正面舞台上對決了嗎?

夢想家 正面對決什麼的膩了,單憑你們,一點樂趣都沒有。
既然剛好在廢棄的設施裡找到這種有趣的玩具,當然要放開手玩嘛。
那罐子裡面也已經換成對人類來說更刺激的物質了,想必你們一定很高興能回收它。

IWS2000 你在我們身上灑了毒……貨箱裡裝的根本不是……!

夢想家 如果格里芬指揮官願意跟人形保持應有的距離,又或者你們再聰明一些,這點小手段根本就不是威脅。
是你們自己醞釀了這些條件,我才是該感謝你們的人。

IWS2000 沒有辦法理解這一點,你們鐵血才會落得今天的下場。

夢想家 是嗎?那就讓我來證明誰才是對的。
不過你們幾個大概是體會不到了。

……通訊結束。

格洛克17 隊長,雖然有點突然,但是鐵血的部隊來了!

IWS2000 那東西現在不是最優先級,我得要快點聯繫上維爾德小姐……!

AUG 別再作夢了,IWS,你已經是最後一個能阻止這一切的人。
現在都還來得及,前提是我們沒有被夢想家消滅,你看得出來嗎?

IWS2000 ……可惡!

IWS2000 這裡的地形不利反擊,現在的首要目標是重新在坐標處集結。
我知道大家還處在不安和震驚裡,但是我們絕不能在這裡倒下,出發!

EP. 08-3N  독수리와 갈까마귀Ⅲ (2)

……作戰結束。

IWS2000 大家都沒事吧?

格洛克17 呼……呼……安全了……

SSG69 可惡!都那個高髮線的傢伙,現在我的身上不只有這些東西,還沾滿了泥巴!

IWS2000 ……AUG,夢想家說我上次第一個逃跑……是什麼意思?

AUG 這麼惦記夢想家講的話,你忘記當下最迫切的事情是什麼了嗎?

IWS2000 ……
你剛剛說還來得及,但在斷絕通訊的情況下,我們還能做什麼?

AUG 重新將剛才關閉的炮台啟動,鎖定格里芬的直升機。

IWS2000 你想要做什麼,AUG?

AUG 已經不可能對在空中的維爾德小隊發出警告。
要阻止指揮官和基地接觸到罐子裡的東西,物理隔絕是唯一的手段。

SSG69 這一定是在開玩笑!

格洛克17 AUG小姐並不是在開玩笑,從她的表情就知道了……
而且這個辦法的確是最有效的……

AUG 希望你已經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請下命令吧,隊長。

IWS2000 但是為此要把其他小隊消滅……我沒辦法下達這樣的命令……!

AUG 你在意的是她們的短暫失憶,還是更嚴重的後果?

IWS2000 不要再說了!
維爾德放心地把她們的安全交給了我們,她們也有必須帶回去的物證。
一定還有其他辦法!

AUG 情勢擺在眼前,我們已沒有選擇。
現在換作是維爾德在這裡,她也一定會選擇這麼做的。

IWS2000 我不是維爾德,我不知道她會怎麼做……

AUG 你已經很明白你執行任務時總是面臨失敗的原因。

格洛克17 只要能發出警告就好不是嗎……!
我們就沒有辦法解除【傘】病毒對通信的屏蔽嗎?

AUG 我們沒時間去找到覆蓋病毒的鐵血通信站是哪一個。

SSG69 應該還有其他方式可以警告指揮官,那種很醒目的煙火與訊號彈怎麼樣?

AUG 等到無人機發現那些訊號時,悲劇早就已經發生了。

IWS2000 通信站……
醒目的……方法……

AUG 立刻重啟炮台,直升機還沒離開它的極限射程。
你一直以來不都希望能變得足以讓人信賴嗎?
IWS,其他人會理解你的決定的。

IWS2000 不……就是這個!

AUG 什麼?

IWS2000 還有其他的辦法……
AUG,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朝同伴開火,這就是我的答案。